中国依然是世界工厂

中国制造占领全世界,早就在我们小学时就已经知道的事情了。但是,光这一句话,你可能根本没有现实感。


提起中国制造占领全球,你可能想到最多的就是华为、腾讯、阿里巴巴这种大型企业。


知道的再深入一点,你可能会了解到中国的服装制造业、制鞋业也在全球范围内,占据了大片地盘。


但今天要介绍的中国制造占领全球的故事,可能多数人连听都没听说过!


许多你根本没听过的县城、乡镇,在名不见经传的行业里,牢牢地把控了全球的命脉!


之前有个段子,说中国有个地方名正言顺、正大光明的制假售价,还做到了全世界数一数二,说的就是河南许昌的“假发”行业。



许昌,是全球最大的发制品集散地和出口基地,全世界的假发有一半是许昌人生产的。据说许昌有3分之1的人都能跟假发行业扯上关系。


在最高峰的时候,许昌有2万人的头发收购大军,他们就像搬运工,每年把世界各地上千吨的头发汇聚到许昌的不同村落,加工成假发卖到世界各地。


其实20年前,假发行业不是许昌人的专长,那时候假发行业的利润都被韩国日本把持着,许昌人经过20年的努力才把份额逐渐从日韩手中抢了过来。


同样从老外手中抢饭碗的还有江苏泰兴的黄桥镇。


提起小提琴,大家可能会觉得这些西洋乐器,应该都是欧洲人生产的比较多。



错了!黄桥镇农民们生产的小提琴,这么多年来,干掉了日本的同行,生产了全世界一半的产量!

让这个20万人口的东方小镇,成为世界上出口西洋乐器最大的基地

黄桥提琴产业经过50多年的发展,从生产提琴配件开始,实现了从无到有,从低端到高端。


如今生产总量占全国市场的70%以上,产品远销欧美等9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

占领了西洋古典乐器,自然也有现代流行乐器。



你花了大价钱在国外海淘的一件名牌吉他,很有可能它的原产地是山东潍坊鄌郚镇。


这个你连名字都读不顺的小镇,一年生产300多万把乐器,80%销往国外。其中电吉他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36%。


许多吉他的大品牌,都是由这个地方代工生产。


这也是为什么这个镇以前鲜有人知,近些年鄌郚镇也开始做国内品牌了。


像这样掌握全世界某行业命脉的小镇,在中国还有很多。


比如扬州的杭集镇,世界绝大部分人都没听过它的名字,但绝大部分人应该都用过它的产品,只要你住过酒店旅馆。


这个小镇生产的酒店用品,在国内市场占比超过60%!


如果只是比牙刷这一项就更惊人了,杭集镇生产的牙刷,占据了40%的全球市场。请加微信公众号:工业智能化(robotinfo) 马云都在关注


也就是说,如果你去欧美旅行,在酒店很有可能会用上来自祖国的牙刷。



除了牙刷这些日用品,在一些特别冷门的行业,中国的小镇也表现得特别生猛!


钢卷尺虽然不想牙刷这样常用,但大家家里基本都有一两个。


你有没有想过,这些钢卷尺虽然你叫不上来品牌名称,但它们都来自同一个地方——河南虞城县稍岗乡。


这个你从来没听过的地方,年产钢卷尺15亿只,每个中国人人手一只还多,以每个尺子5米相连,总长度可绕地球190圈;


产销量占全国市场85%以上,出口量占全国总量60%以上。


以至于这个地方甚至都直接用钢卷尺来命名,“中国钢卷尺城”。


中国的纺织品占领全世界,可能大家都司空见惯,但你想不到的是,泳衣也是。



全世界25%、全国40%的泳衣,都来自辽宁葫芦岛一个叫兴城市的地方。


简单地说,在中国每卖出3件泳装就有一件产自兴城,在全球每卖出4件泳装就有一件产自兴城。


泳衣还算在你的想象范围内,但你想过没有,情趣内衣,也被中国某个小镇“垄断”了。


在连云港灌云县的情趣内衣产业,规模在全国占比已达60%以上。


你在网上看到的那些让你热血贲张的惹火情趣内衣,可能都是灌云县的大爷大妈亲手制作的。


有这么一句话很精准:这个小镇承包了中国男人对于情趣内衣的所有幻想。


除了制造业,在服务业上,一些县市、乡镇,也“垄断”了整个行业。


你可能会好奇了:制造业还有集聚效应,服务业遍布全国各地,这怎么集聚?

在外地上大学的人都会发现一件奇怪的事,你学校打印店的老板和老板娘,总是操着一口浓重的湖南普通话,而且他们互相交流说的方言,你一句也听不懂。


不用好奇了,这个现象在全中国的高校都十分普遍,因为全中国的高校打印店老板,绝大部分来自湖南娄底,一个名叫新化县的地方。



曾经有一位北大博士还专门写了一篇调查论文《新化复印产业的生命史》,详细讲述了新化人是如何“垄断”打印店行业的。


除了打印店这种有实体工作地点的行业,一些职业似乎也被“垄断”了。


据影视业的网友称,只要去剧组就会发现,剧组的灯光师都操着同一种口音,而且几乎都是一个乡、一个村的。


据说,中国有七成左右的灯光师来自河南省鄢陵县,并主要集中在县城以南17公里外的张桥镇张北村。


在这个村里,家里只要是青壮年,就都是灯光师,一个村全都是做灯光师的。


没活干,在家一待一个多月,有活干,一走大半年,过年不回家很正常。


服务业有集聚效应,一些非常有门槛的工程业,居然也有集聚效应。


大家都知道中国被称为“基建狂魔”,基建中有个很重要的项目就是挖隧道。


无法想象的是,全国80%的隧道项目,都被同一个地方的人掌握着。


他们的家乡都来自那个偏居东南,四面环水的中国第五大岛——平潭岛。


挖隧道养活了1/4的平潭人,平潭总人口40万左右,现在有10万人在做隧道。



除了挖隧道的技术,高压线高山架线也被一个地方的人“技术垄断”了。


据说,全国大部分的10kv以上的高压线高山架线的工人,都是来自四川广安岳池。


这些连本地人都不敢相信,更不敢相信的是,隔壁的武胜县,又好多做10kv及以下的线路的…


除此之外,还有很多很多,比如——


江苏丹阳的眼镜,占全国总量的75%;


江苏南通的家纺,占全国40%;


浙江诸暨的淡水珍珠,世界淡水珍珠总产量73%;


还有沧州的化妆刷、诸暨的袜子、中山古镇的灯,福安的电机,周宁的钢贸,四平的换热器,绍兴的轻纺……


还有曾经传遍网络的这张中国快递行业的图片,证明了桐庐县人控制着全世界最大的快递行业。


在你看不到的地方,中国这些生猛的小镇掌握着世界某个行业的经济命脉。


但你说这些小镇他们当初做这个行业,真的是为了冲击世界市场吗?


当然不是,他们最初的目的,可能就是为了改变自己的生活而已。


农村做什么产业就是喜欢扎堆。一个人做什么出名了、赚钱了,就全村一起做。


而这些最初开拓道路的人,也乐意帮助乡亲们一起致富。


于是,这些中国最最朴实,也最最勤劳的人民,为了改变自己的生活,为了自己的家人,辛苦劳动,一步一个脚印地生产产品、推广市场。


用物美价廉的商品,把日韩欧美的产品比了下去,最终占领了世界市场,让自己在世界经济的每个毛细血管扎根发芽。


他们用自己最朴实的致富愿望,让中国各行各业都能在世界范围内实现“垄断”。


虽然我一直用“垄断”的这个词,但其实非常不确切。


真正的垄断带来的富裕只有少数人,而这些乡镇的“垄断”,富裕是所有人。


让我感到自豪的并不只有高楼大厦、重工企业,这些中国小镇冷门行业的故事,这些普通中国人集体奋斗出一片天的故事,更让我感到自豪。